? 第六十三章:药膳-良陈美锦 滚球bet365yazhou_365滚球群_bet365滚球平台

良陈美锦

第六十三章:药膳

沉香灰烬2017-4-14 16:4:26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绣渠便开始在锦朝身边服侍,做一些针黹女红的小事。

????雨竹不照顾绣渠了,更是带着雨桐每天往临烟榭去看着来往的人。临烟榭外的青石甬道旁有一大丛黄槐决明,正是开花的时候,雨竹拉着雨桐坐在黄槐树后,把自己一大匣子的麻糖分给她。

????雨桐便小声说她:“你看你,手背都有小窝了,还吃这么多甜的。小心长得像李嬷嬷一样圆胖……”

????雨竹吮了吮手指,笑嘻嘻地说:“我才不怕胖呢,为了这个不让自己吃好吃的,多难受。”

????两个丫头小声说着话,雨桐却瞥到青石路上有人走过来,拉了拉雨竹的衣袖。雨竹顿时来了精神,拱着屁股钻进黄槐丛中,从缝隙间来着过来的人。正是宋姨娘身边的丫头玉香。

????她走过了青石甬道,就往左边转去,似乎是往外院的方向去的。

????雨竹小声和雨桐说:“玉香一贯是在宋姨娘旁边端茶倒水的,也不知道朝那个方向去干什么,你把糖收起来,咱们跟过去看看!”

????雨桐却小声说:“大小姐只是让咱们在这儿看着,咱们要是走了,这里没人守着可怎么办。耽误了小姐的事情,你会被白芸姐姐惩罚的……”

????雨竹跟她解释:“咱在这儿几天都没看到什么,好不容易发现她往外院去,不得跟过去看看。在这儿守着也没用。”

????雨桐哼了声,不想跟着她去。雨竹见人都要走远了,眉毛都拧起来:“好吧!你在这儿看着,我一个人去!”她抱起自己的糖匣子,跟在玉香身后走了,雨桐把自己往里缩了一点,继续看着青石路。

????雨竹胡乱把糖匣子塞到衣袖里,小心跟在玉香身后,玉香虽然朝着外院走。却根本没出垂花门。而是在垂花门旁边的假山停下来,从小路走进一片怪柳林中了。

????雨竹跟着钻进去,心扑通扑通地跳,脸上却露出贼笑。玉香走到这种没人来的地方……指不定是来干什么的!

????前面的玉香停下来。雨竹忙躲进旁边的怪柳林中。看到假山旁边站着一个男子,穿着小厮的服制,人长得端端正正。玉香和这个男子低声说话,隔得太远了,雨竹什么也没听到。这怪柳林又稀疏,她根本不敢上前去。只看到那男子笑了笑,玉香便要转头走了。

????雨竹忙从怪柳林中退出来,心里有些失望,还以为玉香出来干什么,竟然是和小厮私会……

????不过这事说给大小姐听倒是好玩。

????雨竹回去就和锦朝说了:“……我看那玉香真是。竟然和小厮私会。要是被人抓住了,肯定要打一顿赶出府去的。小姐,不如咱们向夫人说一说……”

????锦朝抿嘴笑道:“把玉香打出府是小,你怎么解释你看到这些的?说我让你看着临烟榭,你就去跟踪临烟榭的丫头?”

????雨竹泄了口气不再说话。就算把玉香赶走又怎么样,宋姨娘身边真正厉害的是巧薇。

????到了晌午,锦朝照例做了药膳带去母亲那里。

????纪氏问锦朝可准备了给顾德昭的生辰礼,锦朝笑着答:“……想送父亲一幅松柏图,已经让罗掌柜去办了。”

????纪氏不由得叹了口气:“……这罗掌柜把那几家杭绸铺子管得十分好。不过他毕竟是没读过书的生意人,难免性情、德行方面不如常州府的葛掌柜。前几日常州府来了水患的难民,葛掌柜还开仓济粮了。这罗掌柜吞了旁边一家潞绸铺子。人家一家老小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……”

????锦朝微笑不言,母亲在这些方面和她观念差异很大。她觉得既然完全信任罗掌柜,这些事就放心交给他打理,不可能每一笔生意都是干干净净的,外祖母管理纪家,那也不是做了许多有利有害的事。母亲便是太过仁慈善良。才会让宋姨娘压她一头。

????两人正说着话,徐妈妈端着天麻鸽子肚汤进来,用紫砂锅装着。

????“你平日总不吃苦的,今日可不行,得陪母亲把这汤喝了。”纪氏亲自给锦朝盛了汤。

????锦朝看了一眼碗中澄黄的汤。无奈地低声喊道:“母亲……”

????纪氏笑着道:“你小时候不想喝药,就这么赖着你外祖母。我可不会像你外祖母似的心软。”

????锦朝苦笑,小的时候她更怕苦,生病的时候非要身边的婆子哄半天才肯喝药,还要喝一口药,吃一粒蜜饯才行。算了,她只当是喝药了。锦朝只能把碗端起来,皱着眉就往里灌。

????徐妈妈在一旁都笑起来,“大小姐,这是鸽子肚汤,可不是毒药啊!”

????锦朝心中却突然一跳,毒药?

????她忙放下碗,拿过一柄长勺便搅动起紫砂锅里的汤,却只见到里面的天麻和鸽子,还有一些点缀的枸杞。锦朝问徐妈妈:“您说母亲用的药膳里都加了药材的,我怎么没有看到呢?”

????徐妈妈有些疑惑,不知道大小姐为何要这么问:“这些药材不能入口,出锅前都要捞出来的。”

????锦朝站起来,又问:“您说母亲吃穿用的都是检查过的,却不知这些药材有没有检查?”

????徐妈妈有些惊愕:“您是怀疑……这药材都是柳大夫配了送过来的,奴婢们平时用,从里面抓一两把就行了,应该是没有问题的。”

????纪氏让锦朝坐下来:“你快别急,能有什么问题……柳大夫还会给我下毒不成?”

????锦朝却不知道如何向母亲解释,想了想就把采芙去见紫菱的事说给纪氏听。她当然不怕柳大夫下毒了,她只怕宋姨娘在当中动手脚。徐妈妈在一旁听了就说:“……药都是在青莲巷包好了,柳大夫让药童送过来的。回事处的人拿了药,便送到斜霄园来。要是在里面添了什么毒物,也该看得出来的……”

????锦朝冷声道:“就怕他们以药混淆,防不胜防。”

????徐妈妈顿时也起了慎重之心,忙让丫头把剩下的药捧过来。用油纸包着,里面都是晒干的药草块茎等物。她们不识药材,自然什么都看不出来。也不用锦朝吩咐,徐妈妈连忙去请柳大夫过来。

????锦朝则找了墨玉过来,“……斜霄院里,能接触到夫人的药的,有几人?”

????墨玉却立刻跪在地上,答道:“大小姐,斜霄院中能接触到夫人的药的,只有我和墨雪、徐妈妈。这等东西,我们定是不敢让别人碰的!”

????锦朝想了想又问道:“若是有人偷偷进了你们的房间呢?”

????墨玉摇头道:“奴婢们的房间平日都是锁起来,钥匙随身带着的。”

????这么一说来,肯定不是斜霄园的下人做的。锦朝扶墨玉起来,“你也先不急……等柳大夫来了再说。”

????纪氏躺在大迎枕上,看着锦朝笑了笑,伸出枯瘦的手拉住她:“我的锦朝也不急,要是真有什么问题,以后不用这药就是了。”让她先坐在自己身边来。

????锦朝闻到母亲身上一股淡淡的药香,又看着她骨瘦如柴的手,轻轻叹了口气。

????一个时辰后,徐妈妈带着柳大夫回来。锦朝捧了药去花厅见他。

????柳大夫看着油纸包着的药,又用手指拨开仔细看,顿时脸色大变。他从药中拿出一块块茎状的东西,深吸了口气,对锦朝说:“大小姐,这东西是大黄。”

????锦朝见他面色十分不好看,低声问:“这……可是什么毒药?”

????柳大人摇了摇头:“大黄有攻积滞、泻火凉血、祛瘀解毒等功效。常用于积滞泻痢、壮热苔黄等症状,是一味性寒之药,而且药性十分猛烈。夫人的病是弱症,脾虚胃寒。大黄是绝对不能服用的,药材阴阳相克,要是长期服用……会有性命之虞!”

????锦朝脸色微变,母亲的病情反复,果然有外因作祟!她突然想起母亲第二次发病时,接连小半个月,都是她做了东西给母亲送来,那时候母亲的病情都是有所缓解的。难不成那时是因为没有用加了大黄的药材,母亲的病才缓解的?

????难怪母亲的病怎么也不能好!

????徐妈妈问道:“会不会是您抓药的时候不小心抓错了呢?”

????柳大夫摇摇头:“老朽亲自开了药方抓药,又是亲自包了送到府上的,断不可能弄错!”

????锦朝自然信得过柳大夫,他没必要害纪氏。即使柳大夫真抓错了药,也不可能一直抓错,只能是有人蓄意为之。她继续问道:“您开的这补药,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送来的?”

????柳大夫想了想道:“约莫夫人病了一月后,我就开了补药方子送来。”

????那就是说,母亲断断续续用大黄也有大半年了!

????采芙送柳大夫离开,徐妈妈小声地和锦朝说:“大小姐,我怀疑是回事处那边的人动了手脚……”

????锦朝听了若有所思。

????前世母亲死得如此凄惨……会不会也是因为用了大黄。而现在因为自己,母亲所用大黄骤减,身子也没有败坏到那种地步。

????这大黄究竟是谁放的?是不是宋姨娘?

????如果不是柳大夫那边,又不是斜霄院里的人……锦朝突然想起雨竹所说,玉香和一个小厮模样的男子在怪柳林私会。

????那个小厮是谁?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