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第七十三章:最终-良陈美锦 滚球bet365yazhou_365滚球群_bet365滚球平台

良陈美锦

第七十三章:最终

沉香灰烬2017-4-14 16:5:12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昨晚上动静不小,到了天明的时候,几个姨娘都知道了这事。罗姨娘特地来看了,却什么都不敢说,只在一旁坐着喝茶。顾锦朝一直陪着母亲说话。

????桐若楼那边,郭姨娘听了消息,倒是沉思了许久。然后下楼去找杜姨娘闲话,杜姨娘却坐在正堂里念佛,她供了一尊大慈大悲观世音像在正堂里,长年累月的上香念经。

????丫头上了茶,郭姨娘拿在手里,却和杜姨娘说话:“咱们也去帮衬几句吧,这些年夫人待我们不薄,害云姨娘的事,我倒是觉得不大可能。”

????杜姨娘喃喃念着经文,脑子里却是宋妙华说的话,她摇了摇头道:“不掺合,你一向明哲保身的,可不要这时候落了进去。不论是夫人还是宋姨娘……那是咱们比得起的吗。”

????郭姨娘想想也觉得是,杜姨娘都不掺合,她怎么好说话。便照例去向纪氏请了安,当什么都没发生回了桐若楼。

????顾德昭却一直都没有来。

????纪氏不一会儿便累了,她晚上也没休息好,睁着眼睛看着从槅扇投下了的阳光。明明累极了,却一点睡意都没有。见锦朝担忧,她向锦朝笑笑,“你昨晚说的话我都记得,玉屏的事没那么简单,我会向你父亲说的……”

????锦朝看母亲的手一直捏着锦被的一角,就知道她心里并未放松。

????纪氏却看着顾锦朝好久没移开目光,又放开了锦被,伸手过来紧紧地拉着她,笑着道:“我的朝姐儿已经比母亲还要能干了,你更像你外祖母些……不知你上次去你外祖母家,见了你纪尧表哥没有……”

????外祖母肯定和母亲说了想让纪尧娶她的事。

????锦朝说,“见过了。”

????纪氏笑着点头,“纪尧一表人才,为人又温和守礼……你虽说一直不喜欢他。但他也是十分好的。”

????锦朝无奈地苦笑:“母亲这话说的,您要是更喜欢纪尧表哥,我让外祖母叫他来陪您。”

????纪氏笑起来,又握紧她的手:“我除了我的锦朝。谁也不喜欢的。”

????这时,徐妈妈却挑帘进了西次间,行了礼道:“夫人,老爷来了。”

????锦朝看着窗外微斜的夕阳,心中松了口气。母亲早些和父亲说清楚,心里也就不会堵得慌了。

????她站起身时顾德昭正好进来,锦朝看了一眼,他的脸色实在不算是好看。行了礼道:“父亲安好,您倒是难得来看母亲。母亲病重,您好好和他说一会儿话……母亲也能觉得舒心些。”

????父亲应该知道昨夜发生的事。她这是要劝他。说话顾及着母亲的身体。

????顾德昭对着锦朝毕竟不好板着脸,点了头道:“你和徐妈妈出去吧,我和你母亲单独说一会儿的话。”

????西次间的槅扇关上了,顾锦朝走到正堂门口,让丫头端了绣墩过来坐着。

????顾德昭看着纪氏很久。

????她早就不年轻了。脸蜡黄枯瘦,搭在锦被上的手能看得见交错的青筋。一头乌发中已经有了几丝白发,就藏在她挽起的小攥中。当年他第一次看到她,如此清秀明媚,那个纪晗去哪儿了?

????怎么岁月就这么过了,宋妙华还年轻美貌的时候,她就老成这样了。

????顾德昭想到这些。不是没有感概的。他在鞠柳阁想了那么久,就是在想着他和纪氏,和云姨娘过去的事。但是只要一想到云姨娘死的时候身下的血污,她苍白凄惨的样子,顾德昭对纪氏就重新愤怒起来,甚至无论她病成什么样子。他都有种甚至是恶意的,觉得纪氏咎由自取的感觉。

????他终于开口说话:“昨夜的事你应该都知道了吧,朝姐儿在垂花门拦下玉屏,我听护院说了。”

????纪氏看着他的脸,顾德昭年近四十了。却更显得沉稳俊秀,难怪罗姨娘死心塌地地对他。

????她点了头:“我知道,老爷,您过来坐下说吧。”

????顾德昭冷冷道:“坐下说?还是算了吧,我说几句就走了。”

????他一直盯着纪氏,还是想不出她怎么会忍心害了云湘,云湘可是一直待她极好的!

????“我问你,云湘的死,是不是你把她的药换了?”顾德昭看了她许久,才问道。

????纪氏苦笑:“老爷,您就听信了宋姨娘的话,觉得云湘是我害的了?”她深吸了口气,就算锦朝早和她说了这事,但是面对顾德昭一张冷漠的脸,她还是觉得自己浑身都是刺冷的。

????他如此容易被宋姨娘说动,如此轻易相信了玉屏的话,她已经嫁给他二十年了,这二十年还不足以让顾德昭明白,她是个怎样的人不成?

????“朝姐儿已经问过了,玉屏并非宋妙华偶然碰上的,是她苦心孤诣找了来想陷害我的。不然又怎么会半夜送她出去……老爷,您可要想明白这事。”

????顾德昭听了一时冷笑:“宋妙华怎么把这个丫头找来的,姑且不管,我看她说的倒是真话。你以为我是第一天怀疑你了?我知道别人不觉得你会害云湘。但是我还能不明白你吗,你不害宋姨娘,是因为她不会威胁到你。但是云湘不同……我……我对她是真心的好,你看得出来,所以你才忌惮她!”

????纪氏听了顾德昭的话,气得深吸了口气,才继续道:“她是从小服侍我长大的,对我又忠心耿耿,我怎么可能要害她?”

????她当时确实因为顾德昭对云湘的情分感到不安,却不会真的去害她。

????顾德昭慢慢说:“人都是会变的,你心里害怕着呢。荣哥儿刚出生的时候,是云湘一直带着她。你看荣哥儿和云湘十分亲密,心中不悦,罚了云湘去小厨房做事。几个月后才让她回来,却把荣哥儿给了玉屏带。我说的你可认了?”

????纪氏突然觉得十分疲惫,她闭上眼再睁开,才解释道:“但凡是个母亲,就不喜欢自己的孩子亲别人胜过自己……我……我自然也是有私心的,她对朝姐儿、荣哥儿好,我看着却并不十分喜欢。他们是我的孩子。就算交给嬷嬷带,也不该和云湘如此亲密……”

????何况当时顾德昭一心留在云湘身上,她怎么会看不出来。

????她是人,而且是顾德昭的妻子。怎么可能不嫉妒呢?

????听到她这么说,顾德昭的语气愈发沉了:“……那两个丫头原来是你的心腹,云姨娘因为翠屏死了,我当时就怀疑了你。你十分伤心,说自己还不如和云湘一起去了。我看你哭了半天,却连云湘的遗容都不肯看一眼,我就知道你想什么了!你要是真和她这么要好,怎么不真的和她一起去了?”

????他这话说得实在恶毒!纪氏紧紧抿着嘴,顾德昭是早怀疑她的!

????她是妒忌云湘,妒忌她死得如此早。顾德昭就要记她一辈子了。她也不想看云湘死的样子,这些她都承认,在云湘怀孕之后,她对她就不如原先亲密了。但是……她无论如何都不会害她!毕竟两个人还有主仆情分,毕竟她怀的是顾德昭的孩子……

????“你若是真如此不信我。我也没什么可说的……”纪氏低低地道。

????顾德昭冷笑:“你这性子一贯不讨喜的,不要总是做出这副受委屈的样子。便不说云湘的死……你那病怎么可能三番四次反复,岂不是你自己闹出的事吗?你想和宋姨娘争宠,在自己药中放了大黄,连朝姐儿都要煽动了去找她的麻烦……宋姨娘帮你管内院,已经十分不易了,你为何总是和她过不去?”

????“你总是说你为我抬了姨娘。抬了之后自己又要来讨委屈。我问你。这些姨娘,包括云湘,是我说了抬的吗……你占了贤惠的名声,还成了委屈的那个,倒是什么好处都占了。”

????纪氏抬头看着他,却是泪眼朦胧。什么都看不清楚。

????她连这个人都看不清楚了!

????她已经嫁给顾德昭二十年了。早五年生不下孩子,四处求医问药,眼看着怀了锦朝,他又看上了宋妙华。她能不帮他纳了宋妙华吗?他去宋家吃酒,和人家三小姐在庑廊散步被人看到。宋妙华一个丫头都没带,不是有私情是什么?他不怕怀了宋妙华的名声,她还怕他怀了名声,对仕途无益呢。

????她还怀着锦朝,帮他置办亲事,置办了宋妙华的院子。

????她见顾德昭身边两个通房也不容易,他对那个姓杜的丫头更是十分宠爱,便也抬了做姨娘,免得怀了孩子不方便。

????她为他做了这么多……他觉得她只是是为了博一个贤名吗?

????纪氏觉得自己应该十分悲痛,偏偏她什么感觉都没有了。只是手抖得抓不住被子,胸中一股气喘不过来。她闭上眼睛,泪珠从眼角滑到鬓发里,十分冰冷。

????好像说什么都没用了,什么情意。顾德昭和她一起二十年了,竟然如此曲解她。

????纪氏喃喃地道:“我虽然不信任云湘了,却没有害她……大黄更不是我自己放进药中的,是宋姨娘做的……只是我也没想过和你说罢了……为何你就是不相信我呢?”

????顾德昭叹了口气:“要我信你,你觉得自己可信吗?我这些年一直在疏远你,除了因为云姨娘的死,还有你自己这个性子。你要是真的病发了,恐怕早死了数次。这病有几分古怪你自己清楚……你自己别用病来争宠,这让我觉得更厌恶你。”

????纪氏过了好久才缓过神来,最后听到他这番话,却笑了笑。

????用自己的病来争宠?亏他想得出来。

????她在这个人身上耗尽了年华,顾德昭却有一个又一个的姨娘。

????纪氏侧头看着半开的槅扇,外面开得正好的一丛虞美人。

????年年岁岁花相似,岁岁年年人不同。

????顾德昭最后冷冷地道:“云姨娘毕竟是死了,你要是还有几分良心,就该夜夜自责!”

????他手背在身后,静静地看着纪氏,“我们夫妻情分是再也没有了。纪晗,你还是安心养病吧,不要再多生事端了……其实我在书房,写了好几纸休书,但是到了最后全一把火烧了。便不是为了你,也为了朝姐儿。她总是要嫁人的……”

????顾德昭离开了斜霄院。

????纪氏怔怔地看着窗外的花,阳光斜斜地照进来,她却感觉不到一丝暖意。

????ps:

????感谢sunflower889亲的打赏,瀜岚亲的粉红,中午还有一章~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