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第一百一十二章:突变-良陈美锦 滚球bet365yazhou_365滚球群_bet365滚球平台

良陈美锦

第一百一十二章:突变

沉香灰烬2017-4-14 16:8:10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第二天就传来延庆观被官府查封的消息。

????叶限在房里饮了杯茶,热热的水雾让他如玉淬般的脸呈现朦胧的光晕。窗外秋雨淅淅沥沥,他看着摊开的卷宗沉思。

????来报的高氏大丫头语芹看着世子爷也难免失了神,谁能有世子爷这样的姿色,让人觉得如仙如画。

????她突然想起从从世子爷房里赶出来的二等丫头秋水。那丫头一向是伺候叶限书房的,那一日却不知怎么鬼迷心窍,爬上了世子爷的床。世子爷就寝发现了,拎着她就扔出来。高氏随即将这个丫头乱棍打死,从此以后再也没人敢过问她。

????语芹是见过秋水的,长得可人极了,一双眼睛会说话一样勾人。世子爷是坐怀不乱吗?

????会有男子能坐怀不乱吗?

????叶限抬头就看到语芹怔怔出神,他低下头道:“母亲专程派你来看我的不成?”

????语芹这才回过身,涨红了脸道:“奴婢失礼!是夫人叫世子爷过去。”

????高氏叫叶限也没有别的事,她为叶限做了一身新的斓衫,水青色玄纹细布的料子,穿着十分柔和舒适。叶限拿着比划了一下,递给旁边的之书,又对高氏道:“母亲找我究竟何事?”

????他了解高氏,要只是想给他做件斓衫,不会让他亲自过来取。

????高氏穿着淡褐色四喜如意纹妆花褙子,端重的沉香色月华裙,头发梳成圆髻,叶限长得和她有五分相似。她淡笑着让叶限坐下:“母亲久久没看到你,总是想你的。”

????叶限支着下巴看着自己的母亲,摇摇头道:“您才不是想我呢!”

????高氏不在意儿子这点小看法,她让丫头端了榴莲酥过来:“……你姑母赏的,说是江南进贡。”

????叶限拿了一块闻了闻,才下定主意咬了一口。高氏微笑着看自己儿子,吃他不喜欢的东西。他就是这样温温吞吞,秀气得像小姑娘一样。不过是自己让他吃的,他不会拒绝罢了。

????“我听说,你前日带侍卫去了适安顾郎中家。”高氏看他吃完了一块榴莲酥。掏出锦帕擦手指的时候,才问他。

????叶限嗯了声:“……害延平王长子的凶手藏匿顾家,我去捉拿他的。”

????高氏抿唇一笑:“不过是个道士,你随便派个人都能捉拿回来了,却要亲自去一趟。我记得你请萧先生回来,就是为顾家原来的夫人医治吧。”

????听到母亲提起萧岐山,叶限心里更是不舒服。萧岐山的事情没有查明,他是不会和别人说的。

????“母亲想说什么?”叶限问。

????高氏悠悠地道:“适安顾家有两个女儿,长女顾锦朝容貌绝艳,但是声名狼藉。次女顾澜样貌清秀。却是庶出。你在顾家应该见过她们吧,觉得她们二人谁更好些?”

????叶限这才听出高氏的意思,要说顾锦朝,刚开始他对她比旁人好些,不过是觉得她这人奇怪。和传闻大有出入。到后来是觉得这人性格很舒服,和她相处很自在。才多关照了些。顾澜他只见过一两次,话都没说过,更是不熟了。

????叶限皱了皱眉道:“母亲不要多想了,我帮顾家只是举手之劳而已。”

????高氏更觉得好笑了:“你小时候看到你外祖父的鸟儿掉水缸里,扑着翅膀快被淹死了,你都不会救它。现在你心肠变得这么好了?还懂得举手之劳帮助别人了?”

????叶限没想过这个问题。他也不想去想。

????恰好这时候父亲派人来找他,他就和母亲告辞了,高氏最后说:“……反正你记得,你名义上是顾家小姐的表舅,而且这两个女子一个名声差,一个是庶出。就算是给你做妾都不行的。”

????叶限没有说话离开了高氏的西次间,他心里却不赞同高氏的话。顾锦朝……可比一般的世家女子强多了!

????长兴候在书房等着叶限过来,脸色十分难看。

????叶限看着父亲的样子,就知道肯定是什么大事。

????“你过来的得正好。”长兴候咬牙道,“……猜猜看。那延平王做了些什么事!”

????不等叶限说话,长兴候就继续道:“他们家王长子出事,我们长兴候家帮着他做了这么多。最后竟然倒打一耙,说毒是我们下的,要向御史参一本!”

????叶限一惊,究竟是怎么回事?

????等他听完父亲的话,却觉得心中冰凉,好久都回不过神来。

????长兴候嘱咐他先安定好府内,他带了两个幕僚出门,去找御史处理这件事。

????叶限想了一会儿,立刻出门让侍卫帮他套了马,他要去适安。

????锦朝也听说延庆观被查封的消息,她叹了口气,看来那一千两是收不回来了。

????她去翠渲院和顾澜商量了迁家的事,顾澜不免有些失神。她想问问宋姨娘怎么办,是不是也跟着她们一起迁居。

????锦朝知道她在想什么,便说:“宋姨娘就留在适安,她现在也不适合迁居。”

????顾澜心中有些惊讶,顾锦朝也太能洞察人心了。

????既然她说要迁居,自己还能怕了她不成?顾澜便微笑道:“长姐说什么便是什么,妹妹都听您的。”

????她说完就唤过木槿,让她抱了一个红琉璃瓶过来:“……给长姐做的桂花蜜,您可不要嫌弃妹妹的手艺。”

????锦朝看了一眼那瓶桂花蜜,笑着道:“自然不会。”

????她自然不会以为顾澜是想毒死她,不过她也不会吃就是了。

????锦朝又找了顾锦荣、顾漪和顾汐说话,几人自然没有异议。

????顾锦朝回到清桐院后想了许久。

????要说迁家,其实锦朝心里是最不同意的,冯氏是个什么性子她最清楚。嫡庶尊卑,没有一个能比她老人家拿捏得当了,要是有什么利益牵扯还好。像前世她和陈三爷接亲,冯氏对她的态度就大好,但要是没有,她们在顾家祖家恐怕不会比在适安好,而且她处处会受到限制。

????父亲如今牵扯了延平王长子被害一案。虽然延平王并没有追究,但不代表他就放过父亲了。父亲又是林贤重的人……在户部实在是岌岌可危!如果没有个势力倚靠,也实在艰难。

????锦朝正想着,青蒲进来通传说顾德昭请她去鞠柳阁。

????鞠柳阁的花厅里不仅有顾德昭。还端坐着一个叶限,顾德昭面色难看,叶限则看不出喜怒。

????锦朝心里一个咯噔,她了解叶限这种人,要是没什么大事,他就是懒洋洋的,真要是碰上事情,他看上去才会比谁都沉着,那是事情已经坏到一定地步了。

????叶限对顾德昭道:“我想问表侄女兰花饲养的事,顾大人不介意吧?”

????顾德昭看了锦朝一眼。出了花厅。

????叶限让顾锦朝坐下来,却什么话都没说。他盯着远处一团树影,目光一动不动。

????他不说话,顾锦朝自然也不说,也不知道过了多久。叶限才说:“今日早上我父亲跟我说,延平王在我们送的药材里又发现了砒霜,那才是害死王长子的真东西。”

????他显得格外平静,收回目光看着顾锦朝:“药材是萧岐山准备的,检查东西是他检查的。如今延平王和我们长兴候家决裂,我父亲、祖父却没有一个人疑心萧先生,反倒怀疑是延平王自己使的计谋……”

????“我现在相信你的话了。你能不能把你知道的,一字不漏全部告诉我。”

????顾锦朝也不知道该怎么和叶限说,她想了想道:“我只听到兵器的事,还有萧先生似乎是通过流寇与睿亲王通信。你若是想查明,可以查查贵州这批流寇的踪迹。我只知道萧先生不可信……别的却也不清楚。”

????叶限比她想的要平静很多,锦朝心里松了口气。她相信只要自己略微提点。叶限就能明白过来。

????叶限低声说了句多谢,站起身准备走。又顿住步最后和她说:“原先延平王不追究你父亲,是我一手压下来的。如今长兴候府与延平王决裂,他肯定是要闹出一番动静的,你要小心些……”

????他刚才就是和父亲说这些吧!

????顾锦朝点了点头。等叶限走后,她就去找了父亲。

????顾德昭才和幕僚商量了回来,“我也正要找你。”顾德昭面色严肃,他低沉地道:“……延平王很可能会参我一本。现如今内阁是张大人把持,我一旦有把柄可抓,他肯定会借题发挥……如果没有人力保,父亲可能会官位不保!”

????锦朝很明白,朝堂上的事,她虽然知道结果,却不能左右其发展。政斗的复杂和诡谲,许多老谋深算的人都未必能参透。

????顾德昭见长女不说话,叹了口气道:“父亲也知道,咱们这样回顾家,你心里必然是不喜欢的……但是祖母毕竟是你亲祖母,也不会太亏待你们。”

????锦朝笑着道:“父亲这是什么话,女儿懂得大局为重。”

????顾德昭很欣慰,说:“明日我就去见你祖母,先和你二伯联系好……等咱们谈妥就开始迁家,你先准备着。”

????父亲的事等不得。

????锦朝回到清桐院后叫徐妈妈过来,让她把如今府上卖身、不卖身的仆人都整理一份过来。如果要迁家的话,那就不是所有仆人都能迁走的。几位妹妹、姨娘那儿也叫人去传一声话,总要人先准备着。

????幸而如今母亲的铺子该转租的都转租了,转租楔子在她手上。田庄、铺子的地契也在,她只要将这些东西握在手里,每年就是万多银子的收益,也不是谁能拿走的。

????以后她不过多了晨昏定省罢了。锦朝想了想,其实迁家也不全是坏处,至少有祖母管着,父亲就不会出什么问题,她毕竟是晚辈,很多事是不好说父亲的。二伯母和五伯母也都是脾性十分好的人,这些大家族的宗妇,只要你不触犯到她们的利益,个个都是好相处的。

????也不知道长兴候家能不能躲过这场劫难,要是能躲过的话,五伯母也不会落到后来的下场。顾锦贤也该不会和顾家决裂了。

????ps:

????二更到~~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