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第三百零四章:生产-良陈美锦 滚球bet365yazhou_365滚球群_bet365滚球平台

良陈美锦

第三百零四章:生产

沉香灰烬2017-4-14 16:22:1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生产对于女人来说是一道鬼门关,这话说得一点都不假。

????骨牌抹了两圈,顾锦朝就觉得肚子有些不舒服。

????她让采芙扶着她去净房里看了看,发现已经见红了,采芙都被吓到了。

????顾锦朝倒还很淡定,也算是生过孩子的人。让采芙扶着她出去,坐在太师椅上直喘气。下腹紧缩的疼痛感已经一波一波的开始了,虽然还不强烈。

????秦氏看到她出来也吓到了,忙扔了骨牌走过来:“三弟妹,你是不是要……”

????“先送我回木樨堂。”顾锦朝抓住秦氏的手都用力了许多,“恐怕是发作了。”

????木樨堂早就辟出了东厢房做产房用。

????秦氏连忙让人备下软轿,抬着顾锦朝回木樨堂。又赶紧叫人去通知陈老夫人,自己也往木樨堂赶去。

????倒不是她有多关心顾锦朝,实在是不得不去看着。

????顾锦朝突然发作,还是她让顾锦朝陪着抹骨牌的时候。一会儿陈老夫人问起情况来,她肯定要被斥责几句……况且又是在二房这边发作的,她不能置之不理。

????丫头扶着顾锦朝到东厢房坐下,这时候还没有疼得太厉害。

????孙妈妈已经赶过来了,吩咐婆子熬参汤、烧热水,又让顾锦朝先慢慢走动着。

????两个稳婆也过来了,顾锦朝已经疼得有些厉害,躺到了床上。

????稳婆看过了情况,出来回禀陈老夫人和秦氏:“……一般破水快的,生得也快。三夫人都已经见红了,羊水却还没有破。恐怕生出来还需要些时候,需要服催产汤才行。”

????催产汤药刚才就煎好了。雨竹忙端进去给顾锦朝喝下。

????陈老夫人很慎重,问了郑嬷嬷好几次:“老三回来没有?”

????郑嬷嬷忙道:“三老爷和国公爷一起出去了,您放心,一会儿就回来了。”

????秦氏拉陈老夫人坐下:“娘,您着急也没用,三弟妹有稳婆看着呢……不会有事的。”

????陈老夫人摇摇头:“我也坐不住!”又说了她一句,“你也是。拉着你三弟妹抹什么牌!”

????秦氏脸一僵。笑容都尴尬了些。

????她怎么知道顾锦朝要这时候生,何况抹骨牌又算不上什么……

????“是我没想到……娘,那头的女眷们还等着呢。要不我去照看着那边。”秦氏又说。

????二房那头还有好些贵客等着。没有个主事的看着太失礼了。

????陈老夫人点头让她去了。

????秦氏松了口气,还是别在这儿守着顾锦朝比较好。

????陈老夫人过了会儿又找郑嬷嬷过来说:“你去请季大夫过来。”

????郑嬷嬷听得一愣。

????这女子生产的时候,都是稳婆看着,叫大夫过来干什么!

????陈老夫人却想起了稳婆的话。不住地喃喃着:“免得有什么意外……”

????陈三爷正和常海在醉仙酒楼里。

????常海请他喝酒谈事。

????从朱漆雕花的窗扇往下看,是一个高约三尺的台子。有个长得柔美清秀的女子正在弹琵琶。醉仙酒楼是京城里很出名的酒楼,汾酒、花雕是最好的。来往的贵人就相当多,很多贵族豪绅宴请别人都是在这里。

????“左和德就是在这儿砸死人的?”常海讥笑道,“这人是长了个猪脑子吗?”

????陈三爷招手让他回来:“被人陷害了。那酒里头下药了,他现在连人家说过什么都不记得。”

????常海半个身子都要挂在窗扇上,也没有理会陈三爷。而是笑道:“听说这弹琵琶的姑娘可是名伶叶簌簌,平常要是想见她。非要奉上百金不可,想不到竟然肯到这里来弹琵琶……你看看下面坐着的,有多少她的裙下之臣。倒是稀奇了,她长得也不是特别好看,怎么就这么多人喜欢?”

????陈三爷问他:“国公爷,你不是请我来谈事的吗。”

????常海才不甘心地退回来:“别的不说,那琵琶倒是弹得真好。香山居士怎么说来着,间关莺语花底滑,幽咽水流冰下难。冰水冷涩弦凝绝,凝绝不通声暂歇……还真是有意境!”

????“那是幽咽泉流冰下难。”陈三爷无奈地道。

????常海笑嘻嘻的拿起酒壶:“得!是我不学无术,我也懒得在你面前掉书袋了。反正咱们这些有爵位的,靠着祖上的荫蔽过日子,不就是混吗,又不用去考秀才。”

????说着又摇摇头:“算了,和你说正事了。你们真的要推举傅安当兵部尚书吗?”

????陈三爷嗯了一声:“应该大致确定了。你和我交好,傅安就算不是我们的人,至少没有害处。况且论资历他是最合适的。当年在青海战乱的时候,他的功名也是威震一方,不比赵怀差。只是没有赵怀运势好,不然现在也不会屈居于侍郎了。”

????常海笑笑:“投靠我常家,总是会被文臣压制的。赵怀倒是聪明,总是独善其身的。”

????他拍了拍陈三爷的肩:“咱们一起玩儿大的人里头,你是心思最缜密的一个。谁都玩儿不过你,我现在就想问你,你真打算就屈居于张居廉之下?这老头虽然当过你老师,但人品太差,我是信不过的!我认真叫你一声陈阁老,要是有用得着的地方,你尽管吩咐我就是。”

????陈三爷也笑了笑:“你也不怕隔墙有耳,说说就算了,我就当没听到吧。”

????常海有点急了:“你这个性还是有点像陈老伯,太死板了!我告诉你,别把尊师重道当回事……”

????陈彦允打断他的话:“你不听琵琶了?”

????“还是算了吧,我就不喜欢听琵琶。”常海捡了碟子里的炒花生吃,咬得嘎嘣嘎嘣的。

????“这叶姑娘的妙处,我倒是想去尝尝。你要是有空不如和我一起去。你是清官,两袖清风的。如果想找谁度*……钱我就帮你付了就行。”常海笑着挑眉。他最近和永阳伯有个铁矿的生意,赚了很多钱。

????“我是修士,需得遵守五戒。”陈彦允摇头拒绝了。

????看到他藏在袖下的佛珠,常海却哼了声:“我看不是你要遵守五戒,是尊嫂太厉害吧!听说现在你三个姨娘都不伺候你了?通房丫头也没有,凡事亲力亲为?”

????陈彦允抬眼看他:“你听谁说的?”

????常海觉得后背一冷,缩了缩脖子:“我娘说的……前不久我养了个外室,带回去的时候我娘和姜氏都哭天喊地的。我娘就拿你教训我呗!不过我说你也是啊,美人再好,总不能不换吧?岂不是很快就腻味了……”

????陈彦允只是喝茶,都没看他。

????常海见他不答话,也是无趣了。又叫了伙计进来上菜。

????跟着伙计进来的却是陈义。气喘吁吁,满头大汗的。

????常海咦了一声:“外头有鬼撵你吗?”

????陈义摆摆手,又忙向陈三爷拱手:“太夫人派人来通传……夫人发作了,要您赶快回去!”

????不是说还有几天吗?

????陈彦允眉一皱,立刻站起来要走,吩咐了陈义去备马车,胡荣在后面帮他拿着披风,眼看就要跨门而出了。常海站起来问他:“这就要生了?”

????陈三爷嗯了声,想着顾锦朝正在生产,根本没心思理他了。随便说了句:“国公爷自便,我先回去了。”

????常海拉都拉不住他,想到姜氏今天正好去陈家了,不如他也跟过去看看。

????陈三爷快步走出了醉仙酒楼,很快上了马车。

????……

????疼得越来越厉害,顾锦朝很快就有些坚持不住了。

????人家说生头胎都很难,她前世生麟儿也是,疼了整整一天……

????做好准备是一回事,等到面对的时候又是另一回事。她只依稀记得已经过去几个时辰了,下身的被褥一片濡湿。采芙又给她喂了一回参汤,稳婆还在旁边安慰她:“夫人,疼一会儿就好了,别害怕。就是疼也不要喊叫,尽量忍着些……”

????东次间里稳婆、婆子、丫头都守着她。

????顾锦朝点了点头:“我知道……三爷回来没有?”

????采芙忙说:“已经派人去知会了,应该快回来了!奴婢让人在木樨堂外面守着呢。”

????顾锦朝又闭上眼睛,他知道了就好。

????她又拉住稳婆的手,感觉到稳婆的手汗津津的。这些稳婆都是经验丰富的,手心出汗,那必定是情况不顺利。虽然知道她什么都不会说,顾锦朝还是想问她。“是不是……不太好?”

????稳婆安慰她道:“您放心,都是正常的。第一胎都要艰难些,以后就好了。”

????顾锦朝勉强笑了笑。

????不管是不是顺利,至少她要相信都是顺利的。

????丫头忙着换了干净的被褥,又在顾锦朝的背后加了个迎枕。很快雨竹端了第二碗催产汤药进来。

????喝了第二碗催产汤之后,阵痛更加密集频繁。

????另一个稳婆脸上露出几分喜色:“开了……开了!夫人,您坚持着,这开了就是好的!孩子就快要出来了。”

????顾锦朝已经听不清她的声音了,她只觉得疼,撕裂感、坠痛感。又不能喊叫,只能紧紧地捏着稳婆的手,牙关紧闭,她自己都能感觉到汗水顺着脸流下来。

????陈老夫人正坐在东厢房外,拨着佛珠给顾锦朝念经祈福。听到稳婆的话也是心中一喜,要生了就好!(未完待续)

????ps:啊,明天才能见到包子了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