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第三百零七章:乳名-良陈美锦 滚球bet365yazhou_365滚球群_bet365滚球平台

良陈美锦

第三百零七章:乳名

沉香灰烬2017-4-14 16:22:15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叶限正陪着老侯爷看病。

????长兴候出事之后,老侯爷就开始小病不断,这两年苍老了许多,人一下子就佝偻了,头发也白了一大片。原来年轻的时候南北征战,威震四方,身上却也留下了许多旧伤。如今人老了下来,这些旧疾就开始折腾人了。

????前两天下过雨,老侯爷的膝盖就红肿起来,都不能走路了。

????高氏连夜给他做了双护膝戴上,不过用处也不大。

????郭太医听了老侯爷的脉,就去一旁写药方了。

????叶限递过一碗红枣银耳汤给老侯爷喝。

????“我听说……内阁已经定下了傅安做兵部尚书?”老侯爷喝了一口汤,慢慢地问叶限。

????叶限嗯了一声:“傅安也算是劳苦功高,反正又不是张居廉的人,我不想管。”

????老侯爷眼睛微眯,神态已经开始苍老了。“那个时候在青海,我还和他一起打过仗……”他停顿了一下,缓了口气,“不像左和德横冲直闯的,傅安这个人啊,太稳了。没有干劲儿……要不是献策得当,偷袭敌营烧了敌军的粮草,恐怕如今当兵部尚书还不够格……他不是投靠郑国公吗?”

????叶限说:“常海也是个人精,他虽然和陈彦允交好。但是这么多年从不涉及陈彦允的事。管他投靠的是谁,反正他坐这个位置是坐不稳的。”

????老侯爷笑起来,摇头叹气:“长顺啊,你就是太年轻了!你觉得张居廉和陈彦允,能被你玩弄于鼓掌间吗?便不说张居廉,陈彦允就是个心机深沉的。你和他比。还差十年火候。”

????听到长顺这个名字,叶限就有点心情不好。

????“您还是好好喝药吧,过问这些做什么!”他淡淡地道,“人都老了,还不服老……朝廷已经是年轻人的天下了。陈彦允我还忌惮几分,张居廉也老了,而且依我看……他可能有点掌控不住陈彦允了。”

????老侯爷又是哈哈大笑:“好吧!年轻人的天下。那你可知道‘廉颇老矣。尚能饭否’?”

????叶限瞥了自己爷爷一眼。不想再说话了。把汤碗递给一旁伺候的丫头,大步走出中堂。

????他是心高气傲,那又怎么样呢?

????玩儿阴谋他是先天擅长。不择手段力求最好。别人总有顾忌,但是他没有。

????郭太医把药方子给了管事,才跟着叶限出来。

????叶限背着手看开得正好的八仙花,沉默了好久。

????“陈彦允召你过去给他夫人接生。结果怎么样了?”

????郭太医心中腹诽,哪里是去接生……他可是正经的太医。不过是帮着开催产药而已。也不敢出言解释,拱手道:“回禀世子爷,陈三夫人有些难产,不过最后也算是母子平安。没有大碍了。”

????叶限又是沉默,郭太医倒是很有耐性,就等着他开口说话。

????“如果陈彦允再让你去给他夫人诊治。你要用心尽力。不如开一些药送过去吧,我听说产后需要调理。”

????郭太医很惊讶。他抬起头想看看世子爷什么表情。但是世子爷正背对着他,他根本看不到。

????他还以为……世子爷问陈三爷的事,只是因为政治呢。不过看起来世子爷哪里是关心陈阁老,分明是关心人家的夫人!还要送产后调理的药过去,他没有说法,怎么给人家夫人送药!

????叶限可能也想到了:“……算了,你把药开给我,我自有办法。”

????郭太医应喏,拱手退下了。

????……

????乳娘喂了奶,就把孩子抱过来了。

????孩子吃了奶就要睡,躺在包被里睡得乖乖的。

????顾锦朝怕他呛奶,又把他从床上抱起来,轻轻地摇着孩子给他拍背。

????孩子果然打了个奶声奶气的嗝,小小软软的身子靠着母亲继续睡。

????顾锦朝心里软软的,都舍不得把他放下来,就在屋子里来回地走着。

????朱嬷嬷进来了。

????朱嬷嬷是陈老夫人拨过来的,怕顾锦朝年纪小照顾不好孩子,陈老夫人就特地把朱嬷嬷拨给三房使唤,就算是孩子的奶妈了。这个位置相当的有前途,以后可能就是十三少爷房里的管事婆子,朱嬷嬷很谨慎。

????看到顾锦朝抱着孩子摇晃,她连忙笑道:“夫人,这样是不行的……孩子若是一直这样摇晃,只怕没人摇的时候就会哭呢,娇惯不得的!”

????顾锦朝才知道还有这回事,也不敢摇他了。抱在怀里走了一会儿,自己有些体力不支了,才放到了床上等着他睡。

????陈三爷从陈老夫人那里回来了,进来内室看她和孩子。

????顾锦朝正在看孩子睡觉,给他理了理包被。都没有注意到他进来了。

????陈三爷也盯着她好久,不由得失笑:“你昨晚就看了好久,难道还没有看够吗?”

????顾锦朝叹了口气。她现在才体会到做了母亲的感觉,自己的孩子,巴不得一直看着他。

????“就是看不够他……”她的声音懒洋洋的。

????他朝她走过来坐在床沿,也看了看那睡觉的孩子。

????脸那么的小,脸颊又胖嘟嘟的,小嘴粉嫩,让人看了怜爱的不得了。而且这是他和锦朝的孩子。

????他伸手拦住她,顾锦朝却被他碰到胸脯,小小地痛吟了一声。

????陈三爷皱了皱眉:“你怎么了?不舒服吗。”

????她不用哺乳,况且也没有什么奶水,但还是觉得不舒服,涨涨的疼。

????顾锦朝别过脸,低声道:“你……你别碰那里就是了。”

????她如玉的脸有一丝绯红。难得看到她害羞的样子。陈三爷看到自己的手放的位置,也反应过来,笑着凑近她耳边:“我倒是可以帮你揉一揉,礼尚往来。”

????顾锦朝推开他缩进床里,她这两天都没有洗澡。生孩子的时候出了很多汗,她用热水绞帕子擦身的时候,还被孙妈妈念叨了好久。这坐月子的时候人娇气,又不能碰水又不能吹风的,连她都觉得自己不好闻了,也不想陈三爷闻到。还要一个月不洗头……不知道要成什么样子!

????陈三爷放开手,无奈地哄她道:“跟你说玩笑的。”他摊开掌心,给她瞧里面的东西:“这是我小时候用过的长命锁,娘刚找出来,说给孩子戴。”

????陈三爷用过的长命锁?

????顾锦朝拿起看,果然不像刚做好的金锁金光灿灿的,这把金锁显得光泽柔和,有点发灰。

????顾锦朝突然想到一个主意:“三爷,您说孩子的乳名就叫长锁,如何?”

????陈三爷揉了揉她的发:“乳名自然是随你想了,长锁也好。等以后孩子的大名我来起。”

????当然是他来起了!他还说过,以后要亲自教孩子读书呢。

????顾锦朝暗想,有一个中过榜眼的父亲和老师,这孩子以后制艺肯定没有问题。

????两人说着话,孩子却扭动了一下小脑袋,可能是觉得不舒服了,哇的一声大哭出来。

????顾锦朝要去抱着哄他,陈三爷却已经伸手去抱他了。

????他长得很高大,顾锦朝在女子中也不算矮了,却只能到他的下巴。孩子还小小的,他抱着走来走去,还轻轻地哄着他。顾锦朝靠着迎枕,静静地看着陈三爷哄孩子,语调低沉却柔和。

????小小的孩子和高大的他,显得非常安宁。

????孩子哭了一会儿被哄住了,陈三爷叫了朱嬷嬷进来看,果然是小东西尿了。朱嬷嬷给他换好尿布重新包好,又放到了顾锦朝身边。小东西睫毛上噙着泪水,小脸通红,可怜极了。

????顾锦朝就亲了亲他的脸颊,他身上一股奶香,脸软软的。

????陈三爷跟她说:“我还要去外院一趟,你要多休息,少走动。要是哄不住孩子,就让朱嬷嬷进来哄他。这小东西哭起来就不罢休,你恐怕哄不住他……”

????顾锦朝在带孩子上确实没有经验。不过勤能补拙,她就不相信把这小东西带不好。

????上个晚上孩子都没跟她睡,陈三爷就是怕吵到她,都是让两个乳娘带着,一夜要被吵醒四、五次。孩子也奇怪,有的时候就算不是饿了或者尿了,也会哭起来。

????顾锦朝有一次都醒过来了,听到东次间里孩子的哭声,恨不得起身去看看。他怎么哭得那么难受……

????陈三爷走后,王氏和葛氏相继过来。陪她说话,看看孩子。

????下午上完课业的陈玄越过来了。

????他直奔顾锦朝床前来,安嬷嬷在后来拦都拦不住。不过他很快就在床前站定了,好奇地看着包被里的孩子:“婶娘,他怎么不睁眼睛?”

????顾锦朝小声跟他说:“他在睡觉呢。你睡觉的时候,会睁着眼睛吗?”

????陈玄越歪着脑袋认真地想,才说:“哦,我好像也是闭着的。”

????他又问:“他会起来玩吗?我给他做了玩具呢!”

????顾锦朝笑了笑:“要等他再长大些,才能起来玩。你还给他做了玩具吗?”

????陈玄越骄傲地点点头,小心地捧出一只纸鹤。

????“我跟着安嬷嬷学的。”他捏住纸鹤的头,迫不及待地展示给顾锦朝看,“你看,扯着它的尾巴,它就会飞了。”

????他扯着纸鹤的尾巴,自己带着纸鹤跑着转了两圈:“飞啰,飞啰!”

????顾锦朝笑着召他过来坐下,“婶娘看到了,真的会飞!”

????陈玄越就笑起来,露出一对小小的虎牙。(未完待续)

????ps:会飞的纸鹤,作者君幼稚的童年啊!

????...

????...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