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第三百零九章:对手-良陈美锦 滚球bet365yazhou_365滚球群_bet365滚球平台

良陈美锦

第三百零九章:对手

沉香灰烬2017-4-14 16:22:25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陈三爷皱了皱眉。

????究竟是谁来了?

????他跟张居廉说了一声:“那我稍后就回来。”

????陈三爷提步走出宴息处。

????走到转角处,江严才在他身后低声道:“是长兴候世子叶限!”

????陈三爷已经走出了屏门,果然看到叶限站在影壁,他穿着一件淡青色的斓衫,披着玄色的披风。身姿清秀挺拔,肌肤如玉莹白,气度翩然。

????“陈大人,你们家的影壁太俭朴了。”叶限也没有回头,端详着影壁上的花纹,认真地道,“我看要用琉璃瓦,填汉白玉石雕刻鲤鱼跃龙门才好。或者像荥阳侯府邸里一样,做个座山影壁才好看。”

????陈彦允静静地看着他:“承谋世子爷关心,我回头和司房的人说一声吧。”

????叶限才回过头,笑道:“我这无端打扰,不知道陈阁老是不是不欢迎……我只是来参加表侄女儿子的洗三礼的。”他让李先槐递了个笼子过来,上面罩着蓝色绒布。

????“这是我送给我侄孙的洗三礼。我教了它好久才让它学会背《弟子规》,寻常的鹦鹉肯定背不了这么多东西。送给侄孙逗个乐,陈阁老可不要嫌弃,礼虽薄但情意重啊。”

????他似笑非笑地道。

????“怎么会呢。”陈彦允自然不会和叶限计较,也笑了笑,“既然是来参加洗三礼的,世子爷要不进去坐一坐?正好张阁老等众位大人也在此处,里头甚是热闹。”

????江严听着两人对话,觉得额头冷汗直冒。

????他主动去接了鸟笼子过来,退到陈三爷身后。

????叶限挑了挑眉,陈彦允是想让他走吧。不然把张居廉这老东西抬出来做什么!

????都是敌对势力,平日里看到话都不会说一句。何况张居廉虽然忌惮他,却也不怎么把他放在眼里。他也不会凑上去自讨没趣。相对于陈彦允对任何人都一样亲和,叶限和张居廉的关系就要僵硬得多。

????不要他进去?那他还非要进去看看了。

????反正还没有来过陈家,不知道顾锦朝生活的地方究竟如何。

????“既然有这么多人在……”他顿了顿,“那我就进去看看吧!实在是陈阁老盛情难却啊。”

????说完不等陈彦允说话,就径直往屏门里走去了。

????李先槐愣在原地。抓了抓脑袋有点没理清楚。世子爷是不是有点死皮赖脸啊……人家陈阁老好像并不怎么欢迎他们啊。上次他不是还和陈阁老不欢而散吗?

????李先槐简直搞不懂自己家世子爷了。

????陈彦允是欲言又止,最后笑着摇头,跟在叶限身后进门。对叶限那种不安牌理出牌的人。他是没有招数了,跟着叶限的做法走吧,看他想干什么!

????看到陈彦允带着叶限进来,宴息处里大小世家勋贵的表情也很诡异。

????常海差点跳起来。然后被酒呛住了,他咳嗽了两声。想着这里基本都是张居廉系的人。他还算是和长兴候家稍微有点来往的人,就朝叶限点头一笑。

????谁知叶限根本不理他,把这里的人从头到尾看一遍,表情淡淡的。

????常海的笑容僵在嘴角。

????还没有人这么不给他面子……

????为了掩饰尴尬。他又笑着问陈彦允:“三爷,怎么世子要过来,你也不提前说一声!”

????他毕竟是已经袭承爵位的。爵位又比叶限高一等,自然不用称叶限为世子爷。

????陈彦允笑道:“我也很意外。”

????张居廉手里慢慢摇着紫砂茶盏。朝叶限微微一笑:“我听说。世子是九衡夫人的表舅,倒还有一层关系在。世子要不要坐下喝两杯茶?”

????叶限也淡笑:“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。”

????两人坐在了同一张桌上,均不动声色地喝茶,彼此又不说话。

????常海顿时也觉得很不舒服,这两人气场太强了。

????他向张居廉告退,张居廉倒是很和蔼地挥了挥手示意他离开。常海走到陈三爷身边低声道:“这究竟唱哪出啊……叶限跑过来干什么。难道真是来参加你儿子的洗三礼?你可别逗我啊!”

????张居廉和叶限一起喝茶……简直怎么看怎么诡异!

????常海突发奇想:“是不是其实叶限带了铁骑营的人,要过来把这儿踏平,把我们统统杀了?他现在和张阁老对坐,只要他有个动作不对,就有大批行兵冲进来……”

????陈彦允平静地道:“你想多了。”

????常海又道:“我都不知道他原来是你新夫人的表舅……他也不像是那种会去参加什么洗三礼的人吧!”

????陈彦允表情一冷,却很快恢复平静。

????叶限和顾锦朝的关系不一般,他早就知道了。叶限总不可能是真的来喝茶的!

????常海不再说话了,宴息处里众人又开始说话,却也要不时看向张居廉和叶限的方向。

????……

????等顾锦朝醒过来的时候,洗三礼已经过了。她被采芙扶了起来,绣渠喂她吃了一碗羊肚汤。

????这时候雨竹蹦蹦跳跳地从外面进来,样子兴高采烈的。

????顾锦朝不由得笑:“你做什么呢,这么高兴!”

????雨竹快步走到她床边,笑嘻嘻地道:“夫人,您知不知道谁来看您了?您猜猜,您知道了肯定会高兴的!”

????顾锦朝才懒得猜,她没那个兴致。点了点雨竹的脑袋:“你这丫头,有话就说!”

????“是老夫人!”雨竹说,看顾锦朝疑惑了一下,她忙补充道,“纪老夫人!现在已经过垂花门了,马上就过来。”

????外祖母过来看她了?

????顾锦朝反应过来,心里又惊又喜,通州到宛平这么远,外祖母竟然过来看她了!

????纪吴氏却很快就过来了,只带了三表嫂刘氏。身后跟着的丫头婆子却捧了很多东西。

????好久没有看到过外祖母了。顾锦朝看到那张熟悉的严肃端正的脸,外祖母鬓边的白发,不由得鼻子一酸。忙要起身迎接她。

????纪吴氏带着笑容:“你别动!我过来看你。”三两步坐到了床边,把顾锦朝抱进怀里。

????顾锦朝伏在外祖母的肩头,闻着她身上混杂膏药的味道,觉得十分舒心,久久没有说话。

????刘氏则笑着坐在丫头端的杌子上。

????纪吴氏叹了口气:“怎么怀孕生子的人还这么瘦。我看人家都是要胖一圈的。偏偏你还是那样……”

????顾锦朝笑了笑,她哪里没有胖。自己都觉得沉了不少。

????“您怎么亲自过来了。作为外孙女,该是我带着孩子去拜见您才是。宛平到通州路途遥远。家里又有这么多事,实在是太麻烦了!”

????纪吴氏笑道:“等你来拜见我,还要等三个月!不如我亲自来看看,才能放心得下。我和陈老夫人也是老交情了。正好也多年没看过她。何况家里还有纪尧看着。他现在也能独当一面了……”说到纪尧,纪吴氏想到他和顾锦朝曾经的事。便转移了话题,“对了,孩子呢?”

????“孩子抱去洗三礼了,一会儿就抱回来。”顾锦朝道。

????纪尧……她倒是好久没听过这个名字了。

????顾锦朝沉默了一下。才问:“纪尧表哥,他现在还没有说亲吗?”

????他已经满了二十了,若是再不说亲恐怕就太晚了。

????纪吴氏摇头道:“开始说亲了。倒也是巧,当初就是永阳伯夫人给你提过亲。虽然最后没有成……说的就是永阳伯家的五小姐。”

????五小姐?不应该是四小姐吗?

????顾锦朝一怔,永阳伯家四小姐是嫡出,五小姐是庶出……

????他的姻缘好像被破坏了。

????虽然不是因为自己的缘故,但总有自己的关系在里面。当初要不是为了等她,纪尧也不会十八岁不娶。

????顾锦朝不记得这个五小姐的事,想来该是个默默无闻的人,便问:“这个五小姐,人如何呢?”

????“一切都好。”纪吴氏只是笑了笑。她不想说别的让顾锦朝心里愧疚。要说最该愧疚的,还是她这个老婆子,别人愧疚做什么?纪尧年纪大了,又有个不明不白的孩子,哪家好的嫡女愿意嫁进来?

????永阳伯府五小姐也好,就是庶出的总不如嫡出教养得好,说话做事唯唯若若的。

????纪吴氏不再提纪尧的事,而是道:“对了,你的那个大掌柜罗永平,上次写信问永昌商号的事。你还记得吗?”

????顾锦朝自然是记得,罗永平说纪家一直没有给答复,她也就没有让催促。

????纪吴氏继续说:“信里说着不方便,我就是想当面跟你说。纪家商行也算是北直隶最大的商行了吧,其中布匹交易一直是很重要的部分,因为永昌商行,我们纪家损失不小……这个永昌商行势力极大,背后肯定有大官依仗着。现在运河的通运权,都让永昌商号分了一些去。纪家毕竟是商,商不与官斗这是古就有的道理,所以我们也不敢争……要是你们遇到这个永昌商行,可一定要记得退避三舍。”

????就连外祖母都如此慎重。

????顾锦朝怕外祖母多想,就解释道:“上次罗永平跟我说,永昌商行的丝绸价格比别的商号便宜很多……我们几个丝绸铺子的生意都有亏损,我却没怎么听过这个商行,因此才想问一问,倒不是和他们对上了。”

????纪吴氏笑了:“罗永平也是个厉害,永昌商号神秘的很。寻常商人连个名字都不得听说,他还能摸到一点门道!你放心吧,丝绸价格波动是正常的,他不可能一直这么压着。”

????顾锦朝真正担心的倒不是丝绸价格,不过还真是不好说。(未完待续)

????ps:每次写世子,我内心都是以吐槽进行的。。。

????大家觉得长锁很难听吗?其实还好辣,乳名一般都不好听,吉祥、顺口、好养活最重要!

????今天是最后一天了,刚才去看了一下,粉红竟然在第四了。感动,从来没到过这个名次哈哈,我不爱求粉红,是觉得更新太渣没脸求,不是不想要啦。无论如何,都要感谢大家的支持厚爱!

????么么哒(* ̄3)(e ̄*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