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第三百四十五章:密谈-良陈美锦 滚球bet365yazhou_365滚球群_bet365滚球平台

良陈美锦

第三百四十五章:密谈

沉香灰烬2017-4-14 16:25:9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张居廉有些错愕,上前一步跪下:“皇上,微臣有话要说。”

????朱骏安点头:“爱卿讲就是了。”

????“周浒生虽是我外甥,我却不会包庇纵容他。这件事是经过了大理寺、都察院经审的,证词、物证明明白白,并不是微臣包庇外甥。皇上若是想抓人,那也该先查清楚才是……”

????“爱卿说的也是。”朱骏安笑了起来,“但是朕现在就想抓他,难道就不行了?”

????他是天子,普天之下莫非王土。谁能阻止他的旨意。

????就算他张居廉执掌九卿,贵为首辅,也不能堂而皇之地反对天子的意思。

????张居廉好久才说:“自然是皇上说了算。”

????他身居高位,好久没人敢对他这么不敬了。心里就隐隐不痛快起来。

????周浒生是他妹妹的独子,他妹妹嫁人后就生了这么个嫡子,那是捧在手心里长大的。等到长大后考了功名,又是他帮着做了个盐运使的位置。谁知这厮却不争气,要是想纳妾,哪里不是女人!非要去抢刘新云的女儿。出事之后他把人领回来,本来是想打几鞭子教训一下的。家里的老母亲却拉着他不要他动手。

????虽然再怎么不争气,毕竟也是自己的外甥。张居廉只能把他保下来。

????当时本来是想让陈彦允出面运作,一箭双雕的事。

????却不想陈彦允笑着拒绝了。他手里头原本握着的陈四也不能用了,这下就没有能控制陈彦允的棋子了。他就有些不安起来,陈彦允这样的人一旦握不住,很有可能会反咬。

????今天这事要是说陈彦允没关系,他是肯定不会信的。

????别人不了解他,他却是陈彦允的老师,这些年看着陈彦允走到今天,还能不明白他的手段吗。要真不是他安排,他张居廉三个字可以倒着写了!

????金吾卫指挥使很快就来了。朱骏安就吩咐他:“你跟着李大人去捉拿周浒生归案,重审的事不用交给都察院和大理寺的人负责。我记得李大人原来在湖北做知府的时候,也是破过奇案的。这事就交给李大人主审,”他转向李英继续说,“我再派翰林院掌院学士高大人辅佐你,免得你品阶不高,有人不看重你。”

????李英跪下谢恩。

????“那诸位爱卿现在没什么事了吧?”朱骏安又问道。

????以往他问这句话都是轻轻的,不过是走过场而已。今天却不知怎么的,问得人背脊发寒。

????朱骏安自顾自地点点头:“既然都没有说话了,那肯定没什么事了。退朝吧。”

????群臣跪下等皇上离开,张居廉下意识地抬起头看。第一次发现这个小皇帝有了少年的背脊和肩宽。

????凶兽长大了总会咬人的。

????如果他是贤臣,看到年幼的君王长大了,就应该放权才是。

????但这些东西是他苦心经营的,拱手让给他人?

????这肯定是不行的。

????张居廉带着人率先出了门,回头深深地看了陈彦允一眼:“彦允,你跟我过来。”

????陈彦允略整了衣襟,平静地跟在张居廉身后往文渊阁走去。

????姚平、何文信等人紧随其后。范晖却不敢走得太近,远远落后了一段路。

????张居廉让陈彦允进了房门,自己亲自关门,又让人端了热茶上来。

????屋子里静静的,张居廉虚手一请:“彦允,你我师生多年了。也不用见外了。”

????“老师心里怀疑我是应该的。”陈彦允低低地叹气,“但我承蒙老师恩情多年,怎么会害您呢。何况要是我想害您,也不会让李大人出来说话。李大人是我手底下的,我要是让他谏言,肯定会让您怀疑我……”

????张居廉递了茶给他:“我明白,前段时间对你太过严厉。你心里有不甘是应该的……”

????陈彦允却立刻站起来,立刻道:“老师这话折杀我了,我绝对不会不甘心的。”

????张居廉笑了笑,眼神却冰冷下来。

????“我知道你心里尊敬我,你坐下来我们再说。”

????等陈彦允坐下来,他才继续说,“这事便不是你做的,那也是有人在背后插手。不然就凭李英那个胆子,是肯定不敢站出来说那些话的……我让你下去好好查查,究竟是谁胆子这么大!”

????陈彦允这才拱手应下。“定不负老师嘱托,学生下去一定好好查。”

????等陈彦允走后,张居廉靠着圈椅慢慢喝茶。

????香炉里面的烟徐徐地飘出来。

????冯程山很快就过来了,来了就坐下来,自己捧了茶。

????“今儿朝上这么大的事张大人竟然也不急,还坐在这儿喝茶。您倒是沉得住气啊!”

????他幼时家穷,才被送了宫里净了身。说话的声音有种独特的轻柔。冯程山面皮白净,只是脸绷不住皮,隐隐有点凶相。他笑起来则要慈眉善目得多,“要是咱家,肯定已经心慌了!”

????“只是让冯秉笔看着皇上,你竟然也做不好。”张居廉放下茶杯,“这些天皇上没有什么异动?”

????“今天之前,咱家什么都没看到过——”冯程山说,“跟往常一样喜欢去敬妃那里,给太后娘娘请安,和长兴候世子爷逗鸟玩、喂鱼,要说有什么不一样的,咱家真没看出来!”

????“陈彦允没有单独找过他?”

????张居廉慢慢地问。

????冯程山眼中精光一闪:“张太师,你连陈三爷都怀疑起来了?”

????“不是怀疑。”张居廉露出冷笑,“我很肯定是他。”

????“这怎么说的?陈彦允不是一向对你忠心耿耿吗,刚才我过来,路上还跟他说话来着……”

????张居廉淡淡地道:“发现了陈四下毒的事,他肯定已经恼怒了。陈四果然也不中用,我原先还想拿他来制衡陈彦允——他简直就是愚蠢!”

????冯程山笑眯眯地道:“陈三爷要是威胁您了,您杀了就是——就是死个人,多大个事呢!”

????“我不说破,暗中看看他干什么吧。”张居廉语气冷厉,“倒是皇上那边,他要是真有心要对付我。才是最麻烦的。你一定要注意着,免得到时候措不及防!”

????冯程山转念一想就笑起来:“张大人要是真忌惮那小祖宗,还不如自己取而代之。不然迟早有这么一天,那小祖宗有天真的掌权了,还能容得下您不成?”

????张居廉听后皱眉。

????他用了这么多年才到了这个位置,如今朝堂各处都是他的党羽和眼线,他也喜欢这种一切掌握在手的感觉。但是谋反这种事却最好不要做,要是睿王还在,倒是可以借了他的名头。但如果是以他张居廉的名头,又怎么能服众呢?那个位置虽然很好,但也要有命享受才是!

????他摆了摆手:“行了,你好好注意皇上就是,这些事我自有主意。”

????冯程山也没有劝他,站起来道:“张大人记得咱家的话就是。咱们皇上心有大志,那总有不甘心的一天。”他拿了自己的扳指,慢悠悠地出了房门。

????张居廉让内侍进来,去请金吾卫指挥使过来。

????……

????“三爷,今天李大人这么一闹,张大人肯定是怀疑您的。李大人那边,要不要派人保护?”

????马车里烧着炉子,江严正在看火。陈彦允靠着车壁在休息。

????“我已经让陈义带着人去了。金吾卫指挥使是张居廉的人,肯定是要从中阻挠的。”陈彦允手里盘着佛珠,慢慢细数,“也就是赌运气的时候,看能不能成了。”

????江严点点头,将烧好的热水递给陈彦允。

????陈彦允接过刚喝了一口。

????马车突然停下来。

????胡荣撩了车帘子进来,喘了口气才说:“三爷……外头有人想见您。”

????陈彦允皱了皱眉。

????他和拦马车那人找了九春坊的茶寮子喝茶,微笑着道:“世子爷——下次你要是想见我,麻烦递个拜帖,或者派个侍从来通传一声。实在是不用拦陈某的马车,你倒是把我的车夫吓着了。”

????叶限不可置否,让店家上了两碟干落花生、炒胡豆。又吩咐说:“拿一坛秋露白过来。”

????店家笑着求饶:“世子爷,我这是小本生意,哪里给您找秋露白去。不然您给小的银子,小的去那头的酒楼给您买来?”

????叶限眉一挑:“那你有什么?”

????“汾酒、黄酒还有枸杞泡酒……”

????“随便拿吧。”叶限不是很在意,这是给陈彦允点的酒,反正他也不喝酒。他好像这才想起来,转头问陈彦允,“陈大人,你喜欢什么酒?”

????“陈某不喝酒,谢过世子爷好意了。”陈彦允道。

????原来都是不喝酒的,他还在这儿问半天!叶限挥了挥手:“那就算了,刚好我也省些银子,你下去吧。”

????店家关了门,李先槐和江严立刻守在了门外。

????陈彦允没有说话,也没有问叶限找他干什么。他慢慢把玩着茶杯,等叶限自己说话。

????叶限自己喝了口茶,却想了好久才问:“陈彦允,你还真是胆子大!”

????陈彦允笑着问道:“世子爷想说什么?”

????叶限看着他。陈彦允显得相当平静,实际上这个人很少有情绪外露的时候。包括今天在朝上,他也是这样泰山崩于眼前神色不动的样子。他肯定在谋划着什么,只有他心里在算计,才会更加镇定。R1152( 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