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第三百五十四章:最终章(完)-良陈美锦 滚球bet365yazhou_365滚球群_bet365滚球平台

良陈美锦

第三百五十四章:最终章(完)

沉香灰烬2017-4-14 16:25:51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“你原来打过仗吗?”叶限突然问陈彦允。

????陈彦允头都不回地道:“我是文官,怎么可能呢。”

????叶限说:“我的探子说你会武功……”

????陈彦允却避而不谈:“那你打过仗吗?”

????叶限也摇头说:“我从小体弱,连武都没习过。其实我现在身体也不太好……不过当年我父亲打蒙古的时候,我在后面出策过。”

????陈彦允眼睛一眯,雨太大了,看不清下面的景象。

????“蒙古札剌亦儿部落作乱的时候,你才十三岁吧?”

????“是啊。”叶限答道,“陈大人十三的时候,应该还在国子监里吧。”

????“我没读过国子监,是伯父带我读书的。”陈彦允说。“你跟我胡扯什么?”

????“随便聊聊。”叶限说完之后不再说话了。

????他们的人已经挡不住了。

????城门还是被撞开,潮水般汹涌的人,锃亮的兵器。行兵的声音,整齐划一的脚步,浩大得连雨声都盖不住。箭矢从四面八方射过去,皇城上埋伏了相当多的弩箭手。

????但是打头进来的是重甲兵,虽然行动迟缓,但是防御力极强。

????叶限看后皱眉,手一挥。

????这些人立刻就无声无息地退下了,换上了另一批弩箭手。弩箭都是特制的,威力非凡。

????箭矢雨一般的射下去,铺天盖地。

????这次箭雨的威力大了很多,射杀者众,但还是阻挡不住他们前进。

????“你的弩箭挺厉害的。”陈彦允夸了句。

????叶限自嘲道:“那还是要死。”

????“我会死,但你不会。”陈彦允笑着说。“你是长兴侯府的独苗,你要是死了。长兴侯府突然发难,到时候张居廉会承受不住的。你会被当成傀儡捉起来,张居廉再拿你去和老侯爷谈条件。”

????“那我还是死吧。”叶限淡淡地说。

????旁边跟着的叶限副将正指挥着盾手,连忙说了句:“世子爷。您可不能出事!您要是有事,末将怎和老侯爷交代!”这名副将跟着长兴候南征北战数年,兵法娴熟。

????但是再娴熟也挡不住敌对手两方的差距。

????叶限瞟了他一眼。然后说:“陈彦允,这也算是你失算吧。你就没想到张居廉会被逼得狗急跳墙?”

????陈彦允不说话。

????城门洞开,已经有骑兵进来了,为首骑在马上的就是傅池。他一出现。箭矢几乎都朝着他射过去了。

????傅池只是停在了城门口,这已经超出弓箭能射到的范围了。

????叶限示意他们停下来,别浪费了弓箭。

????他停下来之后,张居廉也慢慢骑着马上前。看着皇极殿前的两人,他笑了笑。“九衡啊,谋略你可以,行兵打仗你恐怕不行吧?你要是这时候投降,把朱骏安交出来,我可以留你条性命。”

????“老师,咱们也相处这么多年了,彼此的秉性都是了解的。”陈彦允说,“你肯定会杀了我的。不用再保证了。”

????张居廉大笑。“果然这么多年了,还是你陈彦允最了解我。不枉我们师生一场。”

????他们的人已经被控制住了。

????叶限看到城墙上偷偷潜入的黑影,人数之多。密密麻麻的箭矢对准了他们,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????“真是要和你死在一起了。”叶限轻声说。

????傅池指挥着军队进来,他们已经没有威胁了。

????他们的人分了两侧散开,张居廉一行人骑在马上慢慢地往前走。

????雨已经停了,空气冰凉,此刻倒是显得格外寂静。甚至是肃穆。

????每次朝会,张居廉都会走在这条路上。那时候他从来不觉得这条路有什么不同。但是今天他感觉到了,他正一步步往最高处走去。这所有的一切。只要他想要,那就肯定能得到。

????“陈大人不用担心。”他笑着说,“我已经派了一个卫所的兵力去陈家。让他们围杀陈家的人,你要是死了,很快就能和你的家人团聚了。”

????陈彦允冷冷地看着他:“张居廉,虽然我了解你——但是每次这个时候,我都觉得其实我还是不认识。你的冷血程度奇的确是无人能及。”

????傅池一挥手,很快就有几十人蜂拥上前,把他们几人团团围住。

????叶限却突然上前一步,站到了陈彦允前面。

????“你干什么?”陈彦允低声问。

????叶限笑着说:“我曾经跟顾锦朝说过,答应她一件事。但是顾锦朝从来没有向我提过任何要求。如果我把你救下来,这也算是我帮她做的事了。到时候副将护着你,你会武功,应该能突出重围吧?”

????陈彦允眉头一皱,正要说什么,叶限却已经对张居廉说话了:“张大人,我有个主意,你想听吗?”

????张居廉依旧微笑着:“哦,世子一向足智多谋,我可不敢听你的主意。既然世子想护着陈大人,那我送你们两人一起上路不就好了吗?反正我清理一个也是清理,两个也是清理。你们结个伴,路上也好有个说话的。”

????叶限又想说话,肩上却搭了一只手。

????“你退后,我来说。”是陈彦允的声音。

????没等他回答,陈彦允就不容拒绝地按住他的肩,自己站到了前面。

????包围他的人顿时紧张,后退一步。绣春刀对准了他。

????“张大人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吗?”他轻柔又缓慢地说。

????张居廉眼睛微眯,陈彦允这话是什么意思?

????“陈大人死到临头,就不要再虚晃一招了。”张居廉只是笑了笑。

????“嗯,张大人不相信,还是情有可原的。”陈彦允却仿佛闲庭散步,快要抵住他胸膛的刀尖都没当回事。又上前走了一步,刀尖才真的抵到了他身上。

????傅池语气一冷:“陈彦允,你要是再有动作,那就别怪我们了!你知道这暗中有多少我们的弩箭手吗?”

????“我不知道,但你可以试试看。”陈彦允微微地笑。

????张居廉心里顿时一紧。陈彦允这绝对不像是在诈他,一定是真的有什么不对。

????“你不试,那就我来吧。”陈彦允点点头,手微微一指。

????城墙上埋伏的弩箭手立刻转了方向,密密麻麻的箭对准了张居廉和傅池。

????张居廉头皮发麻,怎么可能呢……弩箭手明明就是他们的人。怎么变成陈彦允的人了!

????接着,原本把刀指着陈彦允胸膛的人,也立刻收回了刀,站到了陈彦允身边。那几十个人都站到了陈彦允和叶限身后,十分的恭敬。

????反转实在是太快。叶限惊讶地看着陈彦允。

????他就说,看着这老狐狸一点动静都没有,肯定有古怪……但他是什么时候把张居廉的人策反了的?

????刚才他还演得这么悲壮,敢情都是在耍他啊!

????张居廉说不出话来。

????他脸色惨白,而身边一名副将,已经用刀指住了张居廉的脖子,笑着对傅池说:“麻烦左都督,带着您的人退后些。不然我这伤到首辅就不好了,您说呢?”

????“你……你是什么时候……”张居廉哑声问陈彦允。随后他换了个说法,“究竟有多少人?”

????“很多。”陈彦允说。“但是你永远看不到这些,所以你肯定会输。张大人,你知道你手底下多少人不敢信你吗?又有多少人怨怼你吗,我是真的数不清了。”

????张居廉却笑了,久久说不出话来。

????傅池退后了几步,却满是不甘心:“陈彦允。就算弩箭手被你换了,你还能打得过我带的这些兵?”

????反正都是死。那他还不如不管张居廉了,自己带着人杀出重围。

????城门外却又响了军队的声音。声音十分雄壮。傅池脸色一变,不由回头看去,还真是千军万马停在了外面,看人数恐怕是只多不少……军队停下来,有一个人骑着马慢慢进来了,正是陕西总兵赵怀,他百无聊赖地对陈彦允说:“我都在午门外面等你半天了——怎么都没个动静!”

????他看到了傅池,笑了笑:“哟,这不是左都督吗,您也凑这个热闹?”

????陈彦允微微一笑:“你性子也太急了,等一会儿不行吗。”

????张居廉看到这里,还有什么不明白的。

????他这是被陈彦允瓮中作弊了。

????他闭上了眼睛,整个人都绝望起来。其实萧游跟他说过,他说若是不铲除陈彦允,迟早有一天,他张居廉会死在陈彦允手上。当时他并没有当一回事,没想到,萧游的话还是有一天还是成真了。

????也许这真的是命啊。无论他怎么防备陈彦允,还是防不胜防。

????陈彦允却无心在这里呆下去,他对赵怀说:“既然你都来了,接下来的事你来做吧!我还有点事。”

????他带着人骑了马,很快就出城门了。

????赵怀在他身后大喊:“陈三,你这是要去哪儿啊!这老匹夫究竟是杀还是关啊——喂!”

????叶限的声音在背后淡淡响起:“让他回去吧。”

????他心里有种很奇怪的感觉,没有死亡的威胁了,却又很失落,同时又觉得解脱,相当的复杂。

????这样才是最好的吧,叶限在心里想。

????这肯定才是最好的。

????而远隔百里的陈家,顾锦朝看着陈玄越,表情十分的古怪。

????不仅是她,陈老夫人、常老夫人看着他的表情也很古怪。刚醒过来的陈曦抱着弟弟,更是眨也不眨地看着他九哥。而鹤延楼的护卫都满脸是汗地站在门外。

????陈玄越很奇怪,“你们都看着我干什么……”

????顾锦朝抬眼看去,垂花门外面还是狼藉一片,烧焦的木头,倒塌的梁柱……穿铠甲的尸体。

????下雨之前还好,半夜雨停后陈玄越就让人把松油泼出去,油随着雨水往外流。他这边再派人用点了火的箭头射中,火光一片大起。外面那些人多穿了兵甲,根本就禁不住烧。他又立刻让人拿了弩箭。趴到墙上点射,那箭头都淬有毒,人家死伤大半,剩下的也都精疲力竭,被鹤延楼的人生擒了。

????只是陈家前院也被烧了大半。以后重建起来恐怕是麻烦得很。

????陈玄越看到那些废墟,好像想到了什么:“婶娘,保命要紧啊,钱财毕竟都是身外物。”他们该不会是怪他把前院给烧了吧……

????顾锦朝摆摆手:“没事,你做的很好。”果然是以后要当大将军的人。

????陈老夫人第一次正视自己这个孙儿,叫了他过去:“玄越。过来,祖母问你两句话。”

????语气倒是非常的慈祥。陈玄越只能乖乖过去听陈老夫人说话了。

????顾锦朝看到天都要亮了,心里却还有些担心。她们这里闹了一夜没睡,也不知道陈三爷那里怎么样了,有没有什么意外……

????她正想着。就看到陈义从远处快步跑来,虽然脸上到处是灰,狼狈的很,却满是笑容。

????他边跑边喊,“夫人,夫人!三爷回来了,已经到胡同口了!”

????顾锦朝也站起来,脸上也不由得带上了笑容。

????她好像已经看到了那个高大的身影了。她的笑容止不住地上扬。

????自己都觉得自己傻,却半点克制不住。

????她朝那个人快步走去。

????走着走着都要跑起来了,急得不得了的样子。

????陈彦允还没有为陈家那些烧毁的东西惊讶。就看到了她孩子气地朝自己飞奔过来,他脸上也出现了笑容,怕她摔着了,张开了手来接她。

????别的事,什么又有她重要呢。

????*

????万历三年五月二十日,张居廉、傅池谋逆不成。中箭身亡。同年六月二十八日,其党羽清除。朝廷腥风血雨,下狱大小官员达两百零三人。同年七月初三。何文信任内阁首辅,陈彦允任次辅。

????万历五年四月二日,何文信病逝,同年五月初一,陈彦允任首辅,加封太子太傅衔,梁临任次辅。叶限提为大理寺卿。

????万历五月初二。

????又是初夏的时候,皇城里柳树长得越发的好。

????叶限下了朝,从皇极门里走出来。他看到陈彦允走在他前面,身边几个官员围拥着。身上穿的也已经是仙鹤纹的一品绯红官服了。

????他快步走上去,淡笑着道:“首辅大人,下官可要恭喜你了。”

????“世子客气。”陈彦允只是说。

????叶限左看右看,也没看到陈彦允的轿子,他的轿子是可以进午门的。

????“首辅大人今日是体察民情吗?怎的连轿子都没有。”

????“内人也在轿中,故不好进来。”陈彦允说。

????叶限哦了一声:“陈大人怎么把自己夫人带出来了?”

????“她没有来过京城,我说过带她来看看的,今日正好。”陈彦允却笑得很温柔。

????前面就是午门,果然他的轿子停在午门边,有护卫正在守着。

????叶限停了下来,喊他:“首辅大人。”

????陈彦允回头看他。

????“咱们以后可还是敌人?”叶限笑着问。

????陈彦允点头,也笑道:“自然的。”

????他进了轿子,眼看着轿子要起来了。车帘却被挑了起来,里头有个穿着丁香色褙子的女子对他笑笑,“世子爷,我们这就走了。”

????叶限又不想笑了,淡淡地嗯了声:“你好好看看京城吧。”

????那女子点点头,车帘放下了,轿子就起来了,慢慢地走远了。

????叶限定定地看着好久。

????李先槐匆匆地过来了,在他耳边低声说:“世子爷,您快回去看看吧!世子夫人……”

????叶限皱眉:“她又干什么了?”

????“她把您书库里的书搬出来了,说是快发霉了,要晒晒……”

????叶限听后脸一沉:“我说过多少次了,让她不要动我的东西。她不是怀孕了吗,怎么还是闲不住……母亲怎么也不看着她?”说着就跟着李先槐快步往会走,赶紧去救他的书了……

????家里有个人等着他训斥。

????……好像其实也挺好的。

????(完)

????。(未完待续)

????ps:超大章写完辣!大家且看着,我上课回来再写个。。。。完结感言。

????么么哒所有人!我爱你们(づ ̄3 ̄)づ╭~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